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1


=V=刚刚看完0829的快本,里面hgg各种小表情,真的越来越想污他了

原著背景下的ABO设定
(ABO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懂的)

体系设定基本随大流,有私设,有矛盾的地方请无视,only诚台,小说没看,电视剧没看完

大姐、台花都是B
大哥和阿诚都是A
老师等军校人员都是B
于曼丽是切除了腺体的O
其他人大部分都是B

社会大背景:A种族地位最高,有特殊的法律豁免权,B人数最多,掌握着社会趋势基本走向,O基本上没什么地位,生育以及被人圈养,种族地位在和平年代会比B高一点但是受到A的绝对控制

本文小背景:
性别转换素:日军731部队最新黑科技产品,用于某些变态的高层发泄自己的兽欲以及羞辱别人,目前只有B转换成O,通过药剂转换的O生育能力会比B还低,发情期不规律,基本上时刻都需要A的陪伴,体力变差

前置条件:明诚一直都清楚自己对台花的感觉,但是他已堕入黑暗,不想拉台花下水,就一直忍着不说,直到意外发生,情感爆发。而对明台来说,明诚是他潜意识里最依赖的对象,有朦胧的感情但是因为年纪和阅历的关系,他并不是很懂

PS.我想了下,还是不写生子了,所以药剂设定也改了

PS.PS.20151119备注:已捉虫,有部分删减

=================以下正文=====================

上一秒还置身于76号冰冷的审讯室中,这一刻,他已经站在空无一人的路口上。四周白雾茫茫,回忆像是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闪过。

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从飞机上误打误撞帮助了毒蜂开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虚幻地就像是一场飘渺无常的梦。他看见于曼丽青春靓丽的笑颜,看见郭骑云憨厚真诚的眼神,看见老师孤独离去的身影......还有一家四口欢乐的年夜饭。

大姐、大哥,他在心底默念着,右手试探性地伸出,想去触碰仿佛近在咫尺的亲人,不料触手所及的地方尽是一片虚空。

却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水中明月,镜中繁花。

他怔了怔,视线转移到最后一人身上。那个有着一双他最喜欢的鹿眼的男人也正看着他,眼神深邃而莫测。有人在耳边低吟浅唱:“叹苏武身困在沙漠苦海...... 朝朝待漏五更来......”

他像是中了异志小说里的摄魂术一样,对着男人轻轻喊道:“阿诚哥......”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明台从致幻剂创造的梦境中掉了出来,他又回到了灯光迷离冰冷阴暗的76号审讯室里,面对着敌人,进行一个人的战斗。他想努力睁大眼睛表现自己的无所畏惧,然而睫毛上凝结的血块却迫使他只能半闭着眼看人。

“明台,”他听到那个美如蛇蝎的女人在他耳边阴恻恻地喊他,“我倒是小看了你,你居然能撑这么久。”

明台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慢慢地挤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曼春姐,我都说了,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杀了我吧。”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汪曼春声线冰冷,“如果不是为了明楼......对了,明台,你知道吗,明楼为了你居然来求我。”

他被女人掐住下巴,被迫抬起头直视那双淬满了剧毒的眼睛。

“哈!他第一次来求我,低声下气的求我,居然是为了你!”女人的声音从低喃逐渐变得高亢,状若疯狂,“你有什么好的,你不过是个被人娇生惯养长大的废物!你们明家所有人的眼里都只有你,为什么他们都宠着你、让着你,就连那个嚣张跋扈的明镜都宠着你!为什么!他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

我有什么好的?整天惹是生非的好像确实不是个乖孩子。明台在心里自嘲了一下,不过,看到了汪曼春疯狂的这一面,他觉得这是个激怒她求速死的好机会。被钳制住的青年眼珠一转,当即大笑出声:“*曼春姐,自从你当了汉奸以后,你就越长越难看,你现在都不敢照镜子了吧!哈哈哈,怪不得我大哥不要你了!”

“啪!”

又是一巴掌,他被打的头歪到了另一边,笑声却未停歇。汪曼春果然被激怒了,她刚抽出枪来把枪口顶在他额头上,却突然像是被什么提醒了一样,动作停住了。

“你想激怒我杀了你?”女人冷静了下来,眼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这样击毙你实在太便宜你了,我倒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她伸手轻轻触碰明台的脸,“我记得,你是BETA吧?”

“不是高贵的ALPHA真是让你失望了。”明台被这问题弄得有点莫名其妙,惯性的嘲讽了回去。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女人并没有发怒的意思,反而看着他高兴的挑起了嘴角。

她回身吩咐了手下几句,那人面露迟疑之色,刚想说什么,却被汪曼春一眼瞪了回去,转身走出审讯室。不一会儿,他就捧着一个托盘回来了。汪曼春掀起盖在托盘上的白布,拿起放在中间的一支注射器,满脸笑容地走近明台。

“明少爷,”她拍了拍明台的脸,“被你叫了这么多声姐,我总该送你点礼物答谢你。不过你身为明家的小少爷,应该什么也不缺吧?我想来想去,觉得唯有你这性别有点吃亏了,不如,帮你换换?”

明台警惕地看着她,“我不觉得自己吃亏,你想做什么?”

“喏,”汪曼春示意他看自己手上的注射器,“这可是我难得以权谋私留下来的好东西,731部队你知道么,他们新近研发出来的性别转换素,稀有的紧,只在日军高层里流通呢。”她看到明台突然瞪大的眼睛,语气里带了几分兴奋,“虽然现在只有BETA转换成OMEGA的,但是对你也挺合适的,不是么?”

“不要!你这个毒妇!杀了我!杀了我!”不顾明台的喊叫和挣扎,女人强硬地拽过他的手臂,针头刹那间刺破皮肤。随着透明的液体一点点被推进去,明台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绝望的沉默。

“明少爷,你以后可是要好好谢谢我呢,这份礼物可是难得。”汪曼春拔出针筒,随手一扔,转眼看到青年眼里逐渐黯淡下去的光,她越发地开心。刚想再说些什么,审讯室的门却被打开了。

“什么事?”她不悦地看向进来的手下,来人走近她,低声汇报。汪曼春听着,眼神越发冷凝,“想抢我的功劳?他倒是好本事!”她回头看了看一脸生无可恋的明台,吩咐手下:“看好他,我很快回来。”

“是!”

 

汪曼春走了,不知为何,她把所有手下都带了出去,偌大的审讯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本该是明台难得放松的机会,然而他现在只觉得浑身冰冷,死死地盯着被汪曼春随意丢弃在地上的针筒,大脑一片空白。

 

“我想来想去,觉得你这性别太吃亏了,不如,帮你换换?”

“这可是我难得以权谋私留下来的新产品,731部队你知道么,他们研发的性别转换素,只在日军高层里流通。”

“虽然现在只有BETA转换成OMEGA的,但是对你也挺合适的,不是么?”

 

汪曼春不怀好意的话语就像是一条细小的毒蛇,通过皮肤上的针孔钻进明台的身体,贴着骨头,一寸一寸、慢慢的游遍他全身。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明台总觉得身体内部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是药效发作了么?青年的脸色在审讯室日光灯的照耀下越发显得惨白,他真的会变成OMEGA么,变成从此失去自由、只能沦为娈宠、生不如死的那种性别?

“为什么......不杀了我......”明台木然地低喃,神志因为性别转换素和失血过多的双重打击而越发不清。

堕入无边黑暗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有人抱了他一下,往他怀中塞了个东西,最后在他耳边低语:“*小少爷,我们回家了。”

 

阿诚哥,是你么......

是熟悉的声音,他努力想睁开眼睛,想挣脱黑暗,奈何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不知为何,心底泛起了一丝久违的委屈。

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回家......


PS.文中打*部分引用电视剧或原著小说里的语句

============================================

为了写这一段特地去看了明台被汪曼春审讯的那集,看一段暂停一段,看的我特别难受,恨不得直接上手拿一把刀就去捅汪曼春

下章按剧情来说应该会有肉,炖肉是个痛苦的过程TvT

 
评论(21)
热度(314)
  1. MermaidTale不要优雅尽情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