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2


是时候放出这张图片了(≧∇≦)

推荐去看B站有个胡歌歌很色气的视频,晚点我去转到这个博上来

不要嫌我前面太啰嗦,我也想赶紧炖肉,炖完肉收工,奈何天生正剧风,一写我就收不住了><

先做个警告:这篇文章里的背景是乱世,所以秩序会很乱,乱世之中妇孺的地位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的,所以OMEGA地位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地方。应该能理解为啥小少爷这么抵触了吧= =

废话啰嗦完了,以下正文,这点尺度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PS.已捉虫,有增删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再度跌落进了梦境之中。

窗明几净的房间,温和地斜斜投射进来的阳光,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程锦云?”他猛地坐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不可置信,“你也死了?”

“明台!你终于醒了!”坐在床边一身护士打扮的女子听见声音,激动地转头看过去。见到他坐起来的动作时,先是有点担心,等听到他后半句话,不由得失笑道:“你是睡糊涂了么。”

“我......没死?”

程锦云探手碰了碰他额头,“好像是有点低烧。哎呀你不是烧糊涂了吧?”

青年还是有点懵,紧接着,他想起了闭眼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对了,阿诚哥呢?我好像看见阿诚哥了。”

“总算是没烧糊涂,可不就是明诚把你救出来了嘛。”程锦云抿嘴一笑,从一旁的床头柜上端来一杯水递给他。她看着明台伸出手拿杯子,原本如玉石般完美的修长十指上赫然嵌着十个丑陋的血痂,眼圈不禁一红,恨恨地唾骂道:“汪曼春这个汉奸!她怎么能这么狠毒!”

一口温水落进肚子里,明台总算是有点回到人间的感觉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口,刚想安慰程锦云几句,眼角瞟到床头柜前散落的几支注射器,突然就想起了那支掉在地上的针筒,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明台?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觉得你这性别太吃亏了......”

“......他们研发的性别转换素......”

“......OMEGA......”

 

“不要......”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个充满了噩梦的76号审讯室,明台惶恐的往墙那边靠了过去,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罩了进去,只留下一双眼睛看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没有被注射那种奇怪的液体,汪曼春是骗他的!他还是自由自在的BETA,不是处处受限只能依附别人的OMEGA!

“明台,你怎么了?啊!”程锦云俯下身,想把手伸向他额头试探温度,却被明台猝不及防的狠狠拍掉。

“锦云?出什么事了?”听到她的叫声,门外迅速走进一个穿着一袭长衫的中年人,他先是看了程锦云一眼,目光就转向了努力把自己缩在被子里的青年,“明台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明台只是抬眸瞥了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继续盯着注射器。

中年人却被他刚刚看他的眼神惊到了,那一眼带着不可名状的恐惧和莫名其妙的绝望。他转眼想问程锦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见到女子捂着手,隐约露出来的手背微微发红,“锦云啊,这是怎么了,你的手又是怎么回事?”

“黎叔,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程锦云也是一脸的疑惑,“醒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刚刚突然变成这副样子,我想看看他怎么回事,手就被打了。”

“这......”黎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试探性的靠近明台,明台又看了他一眼,身体隐隐的绷紧,显然进入了防备的姿态。黎叔只好停下不再靠近,他低下头想了想,“说不定是他之前被审讯的后遗症吧,他也刚醒来,总得让人缓缓。”又看了看程锦云,“锦云啊,你出来的也够久的了,我看,要不你先回去吧,把你的手也处理下,我去找他家人过来。”

 

房门吱呀一声被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明台警惕地竖起耳朵,听着动静,又等了一等,直到外面两个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这才敢掀开被子。在草草检查完自己身体,确定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他不由得轻轻吐了口气。

“汪!曼!春!”他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你......唔!”

刚刚放松下来,身体突然又莫名的燥热了起来,下体奇异的变化,从内部汹涌而起的巨大空虚感逼得他不得不把后半句话吞进肚子里去,这是怎么回事?

明台看到放在一边桌子上的凉水,想下床去取来镇住这奇怪的燥热。没想到四肢的力气像是被当作气球里的气抽掉一样,根本使不出来,只能软软地靠着身后的墙倚在床上。

好难受,好热......好想要......

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让他无暇再有余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嗅觉却灵敏地在迷迷糊糊中闻到一股奇异的花香......

 

送走了一脸愁容的程锦云,黎叔正准备关院门,一道人影从斜刺里窜了出来,倒是吓了他一大跳。“谁?”他紧张地抬头一看,“明诚?”

“黎叔,是我。”来人点了点头,从屋角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下午暖洋洋的太阳光映照出他英俊正气的五官,正是明诚。

“你怎么来了?”话一出口,未等明诚回答,黎叔自己倒是摇了摇头,“看我这糊涂的,你来看明台的吧?”

虽然是疑问,但是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明诚也没说是不是,只是平平笑了下,“实在不放心,正好借着给大哥送文件的空挡来看下他。”

“那你来的可算是巧了,这孩子睡了两天了,刚刚醒来。”

“醒了?”明诚眼里掠过一道惊喜,又有点局促地问:“那我能看看他么?”

“你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能不能的。”黎叔一边带着明诚往院子里走,一边叹了口气,“你来了也正好,明台情绪有点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经历。我们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你去看看到底怎么了。”

男人闻言皱了皱眉,就在这时,他捕捉到了一缕香气,属于ALPHA的信息素马上判断出这不是普通的花香,而是OMEGA的信息素。“黎叔,”他疑惑地问:“你们这有个OMEGA?”

黎叔愣了愣,“没有啊,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基本上都是BETA,要不就是ALPHA,哪来的OMEGA。阿诚,你是不是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

走进屋子,花香越发地浓郁。明诚在这重重花香中觉得自己头有点晕,他掐了自己一下,“不对,这真的是OMEGA,还是正在发情的OMEGA。黎叔你们这还有谁在?”

“除了我们俩......就剩下明台了,锦云刚刚走......”黎叔低头数了数,想到了什么,“阿诚,不会是明台吧?可是......”

他话音未落,明诚已经冲上了二楼。刚打开房门,令人几乎窒息的花香扑面而来,明诚下意识的释放出被自己压制的信息素,强大的威压让跟在他身后的黎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更让房间里的人难耐的呻吟了一声。

 

凌乱的被褥,涨红的面孔,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上泛起了淡淡的红,还有......被情欲染上一层媚色的眼睛。明台双手紧紧扯着被子,忍耐着前所未有汹涌的情欲。因为太过用力,他的手背上甚至已经泛起了青筋。听到开门的声响,他迷迷蒙蒙地看向门口,眼里映出一个熟悉的轮廓,“阿诚哥......呜......”

 

“明台!”明诚看到这样的画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家性别为BETA的小少爷不知为何突然变成了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刚从地上起来的黎叔瞠目结舌:“这、这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好好的,明台不是BETA么?”

“这个暂且不论。当务之急是先把明台的发情期压下去,黎叔,你这里有抑制剂么?”

“现在这世道我哪来的抑制剂啊!”黎叔为难地皱起了眉头。现在正逢乱世,OMEGA都被各地军阀或者日军高层抢去当娈宠般圈养,民间OMEGA极其稀有,除非是被标记了的,不然下场......前段时间他还听说有个地下黑市,专门寻找民间OMEGA拿去拍卖,明台这孩子......唉......

他抬头看了一眼明诚,心底倒是有了个主意,“明诚,你不就是ALPHA么,不如你先给他做个暂时标记吧。”

“我......”

“行了别犹豫了,”黎叔把发愣的明诚推进房间,自己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再这样磨蹭下去暂时标记都压不住了,你难道想让他被地下黑市里的人抓到吗?”

============================================

好的吧,前戏其实写完了的,但是为了避免你们说我卡肉,决定把它们放一起发,下一次更新大概是周五或者周六

PS.今天无数次打ALPHA的时候打成了ALAPHA,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评论(18)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