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4


白白嫩嫩的小少爷^ ^

算是有肉渣吧,老样子,图片形式

大家晚安,周五见^ ^

以下正文

============================================

安置好昏睡过去的明台后,刚走下楼梯,就看到了正端然坐在会客厅里无声无息喝茶的男人,明诚对此却丝毫不感到半分意外,“大哥,你来了。”

“明台呢?”

“他睡下了。”

短短的对话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明楼像是没听到明诚的回答,就这么晾着他。等到慢条斯理的把手上这一杯茶喝完了,他突然摔了杯盏,神色间带着几分愠怒:“明诚,我当时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好好照顾明台,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照顾的!不仅莫名其妙的变了个性别,你还敢就这么直接把他给标记了?军校里学的课程都被你拿去喂狗了吗?!”

明诚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的任他骂。直到最后一句,他纹丝不动的表情终于起了些许波澜。“大哥,你知道的,那是明台,”他抬起眼睫,直视明楼,一字一顿地说:“我·忍·不·住!”

更加不想忍!

他在心底默默补充,却不怎么害怕明楼听到这话会更生气。果不其然,听到他这般说辞,明楼脸色反而缓了一缓。“你们俩......唉,算了,”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便宜你小子了!”

说到最后,瞪了他一眼。明诚不以为杵,反而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来,看得明楼更不舒服了,这种自家辛苦养大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他一边自己瞎琢磨着,一边说:“大姐那边,你自己去说,我可不帮你。”

“这是自然。”

“还有明台,”说到这里,明楼明显顿了一顿,“你也知道他的性格的,他要是醒了......”

明诚也略皱了皱眉,“我会哄好的。”

“行吧,你要是哄不好我就当看笑话咯。”在外一向都严肃示人的明长官这会儿倒是笑得有些幸灾乐祸,惹得明诚无奈的看他,他才收敛起笑容,“总之,明台这孩子我就交给你了,你要是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哼哼......”

“放心吧,大哥。”明诚郑重应道。

明楼这才有几分满意,他话锋一转,“你查到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明诚心里清楚他指的是明台为什么突然换了个性别,只是——暗自回味着之前的快感,他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的回道:“事发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去查。”

明楼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异样,倒是好笑,“哟,你小子还会不好意思?”没得到一丝回应,明楼悻悻地继续之前的话题:“行了,猜到你没时间,可怜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只能亲自出马咯。”

“大哥你知道怎么回事了?”

“有人告诉我,汪曼春从日军军部物资的小黑箱里拿了一支药物。我问过内线,他说那是731最近的科研试验性产品——信息转换素。”说到这里,明楼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咬牙切齿,“她就是想羞辱明台!”

76号里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BETA,但也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ALPHA,就跟他和明诚一样,明楼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们没有及时救出明台,如果明台直接在审讯室里完成转换进入发情期......

“大哥,”冷如坚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明诚眼里掠过一抹狠厉:“请把汪曼春留给我。”

——我要亲自解决她!

明楼知道他没有说出口的下半句话是什么,他抬起头看他,这个跟在自己身后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也许除了明台以外就没什么能让他情绪失控了。他点了点头,“好。”

“啪!”

不及明诚回答,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明楼往上瞟了一眼,心知肚明:“看起来明台醒了,我也该走了。”他站了起来,把放在身边的一个皮箱扔给了明诚,“这是你的衣服。我跟大姐说了,你在这边照顾明台,黎叔也走了,这地方就让给你们了,别忘了你后天还要上班。”

“这......”明诚抱着皮箱,有几分尴尬:“明台这情况,我怎么离得开。”

明长官穿好大衣,一脸看好戏的似笑非笑:“自己解决,我后天要在办公室见到你。对了,”他走了两步,回身补充了一句:“内线跟我说这个药还处于试验阶段,副作用不明,通过药剂转换的OMEGA会跟常规的不一样,具体是什么,自己去体会吧。”

话音落到最后,已经带了几分促狭的意味,被调侃了的明诚目送着明楼走出院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楼上的响动越来越大声,有人顺着楼梯跑下来,撒娇似地喊他:“阿诚哥......”

他抬头,穿着睡衣的明台倚在栏杆上自上往下的望着他,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信息素的味道又悄悄地弥漫开来。明诚放下皮箱,对他的OMEGA做了个招手的动作,声音轻柔:“小少爷,来。”



 
评论(13)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