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6


歪头卖萌简直作弊!!!

调色版的www

这章完了,肉会告一段落,走剧情

============================================

“明诚,”就在明台还沉浸在发泄过后的余韵中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尖利的女声戛然而止:“我听说你......”

“出去!”感受到怀里人突然的瑟缩,明诚毫不客气的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BETA虽然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能感受到来自ALPHA的性别压制。跟在汪曼春身后进来的梁仲春苦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都叫嚣着臣服,如果不是必要,他可一点都不想跟即使在乱世中依然是特权阶级的ALPHA正面杠上。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有了OMEGA后独占欲爆棚不讲道理的ALPHA。

“哎!哎!汪处!明秘书看起来不太方便,我们要不晚点再来吧?”想到明诚之前的嘱咐,梁仲春扯了扯女人的袖子。

汪曼春一点儿也不领他的情,一把甩开了他。也不知哪来的毅力,她顶住了压制,一双眼睛盯着躲在明诚怀里看不清脸的人,问道:“你们明家的小少爷才死,头七都没过,明秘书倒是好兴致,还找了个OMEGA!”

“我又不是大姐和大哥,明台从小就和我没什么感情,他是不是头七又与我何干?”虽然知道是做戏,但是感受到明台颤抖的身体,明诚还是心疼了。他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腰,也不耐烦和汪曼春继续周旋下去了,反正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更别说他的小少爷现在可是衣衫不整的状态。

“明诚!”

“我再说一次,出去!”

接收到了明诚不耐烦的眼神暗示,梁仲春连忙一把拉住还在不断探看的女人,在后者“你干什么!放开我!”的喊叫声中艰难地把她拽了出去,回手顺便就把门带上了。

“梁仲春!”房门紧闭,再进去就显得刻意了。被拉出门外的汪曼春一面懊恼着丧失了个机会,一面对梁仲春怒目而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梁仲春摸了摸鼻子,“汪处,这可是隐私之事,我们在这当口进去已是十分不妥。你还要待在那里看完全程吗?”

“你!”

“再说了,汪处你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上床不成?”男人嬉皮笑脸的,语气有点贱,“哟!难不成汪处你有这爱好?”

他说到后面,眼睛瞪大,似乎十分震惊,有一眼没一眼地不住打量着她。汪曼春被他这上三路下三路的眼神气得三尸神暴跳,胸脯不断起伏,恨不得立刻拔枪打死他,不过总算是尚存了几分理智,“梁仲春,你三番五次跟我作对到底是为了什么!”

“汪处,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了。您可是76处的大红人啊!我怎么敢跟您作对呢?”梁仲春似乎有点委屈,“再说了,我们来这不是来向藤田长官汇报工作的吗?第三战区的事情......您可别贻误战机啊?”

“好、好、好!好得很!”汪曼春咬了咬牙,不再理他,转身就走。

被留在原地的梁仲春丝毫不以为意,嘴里哼着小曲,跟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走着:“*左手拉住了李左车......三人同把那鬼门关上爬,生死二字且由他......”

明诚,上了你们这条贼船,你们可不能丢下我啊,鬼门关一起走哇。


  
 

“阿诚啊,锦云走之前跟我说明台嘴里嘟囔着什么不要不要的,对别人靠近他也有很大反应。”黎叔沉思着,“我们猜测这可能是他在审讯室被审问的时候受到的虐待太严重了,汪曼春这女人......唉,怪不得总说最毒妇人心啊,古人诚不欺我。”他摇了摇头,“明台这次也是糟了大罪了,阿诚你有空就疏导下他吧。对了,这孩子以前还挺坚强的,这次怎么一下子就这么脆弱了呢?”

“黎叔你的意思是?”

黎叔摆了摆手,“就怕汪曼春给明台注射那个药的时候,是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这药是干什么的。”

“她......”明诚听着就觉得难受,悄悄握紧了拳,“她怎么敢!”

“她有什么敢不敢的?说起来,你们这次运气也是好,正巧了赶上第三战区的事情,躲过了76号那些人。再过几天,第三战区捷报下来,汪曼春就有罪受了。”

“这还便宜了她!”

知道明诚这是心疼明台,黎叔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又叹了口气,乱世害人啊。

 

*出自《淮河营》选段

============================================

三天后见

 
评论(14)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