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7


行走的荷尔蒙_(:з」∠)_色气简直扑面而来

这章有点沉重,小少爷确实有PTSD,不过那个年代还没这个说法www

PS.本章最后一句话其实是我看完伪装者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本来想拿来做标题的,想想哪里不妥就没有用,这次终于能用上了,有点小开心

三天后见

============================================

明诚推开门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了,信息素的味道消弭不见,明显是主人有意为之。过去几天里只要醒着就会缠着他的人,现在却站在窗边,浑身上下都写着冷淡两个字。

“......小少爷。”

“阿诚哥,”明台看着他,语气生疏,“这几天谢谢你照顾我。”

他有点懵,“你什么意思?”

明台也没再解释,抿了抿唇,往门口走来,经过明诚身边的时候,被后者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要去哪?”

手腕被抓得生疼,明台吃痛,抬眼望进的却是一双暗沉沉的眼,他莫名有点心虚,还是强硬道:“放开我!我要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你想离开我?”男人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属于ALPHA的信息素挟裹着怒意喷薄而出,“你是我的人,我为什么不能管你!”

明台脸色一白,说不清是因为ALPHA的威压还是明诚的话刺痛了他,心底猛然涌起一股戾气,手臂一用力,甩开了明诚的钳制,往门外走去。没走两步,身后袭来一阵罡风,他躲闪不及,直接被人按在了墙壁上。

“明诚!”

肢体的接触总会让明台想起这几天跟身后人亲密的行为,虽然发情期他会失去理智,但他还没有失去记忆。他记得自己放荡地主动张开腿迎接;记得自己无时无刻都要黏着那人,厨房会客厅阁楼书房、甚至他的办公室;记得自己......

耳朵有点发烫,呼吸急促起来,明台有点恼羞成怒地反手击向男人,妄图挣脱出来,“说了给我放手!”

明诚很轻松地就挡下了他的攻击,还有余力给他转了个身,让他面对着自己。两人身高差不多,气势却差了一大截,“明台你别闹了!你现在就是一个OMEGA,你还能去哪里?”

明台眼里划过一抹屈辱,也不说话,手底下反抗的动作越来越大。一只手被制止了,还有另一只手,还有两条腿,再不济也还有牙齿,军校这么多的训练可不是白学的。

两人都憋着一股火,闷声打起架来,明台凭着心底的气居然也能和ALPHA打得不相上下,虽然毫无章法可言。不过终究受限于体质,被明诚再次压制在墙壁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有点疲累。老师死了,曼丽死了,老郭也死了,整个上海行动组A组就剩下他一个了,却也形同废人,连打架都打不过别人——他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跟他们一起为国捐躯,死了倒也干净。

越想越抑郁,心底的那股气直冲入脑,冲击的意识模糊。明台陡然失去了力气,眼睛缓缓闭上。

“明台!”

 

睁开眼,还是熟悉的房间,明台暗自叹了口气,真可惜。

“明台。”

他听见那人喊他,侧过身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闷声道:“我不想见到你。”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好,你别生气了,等会我就走。饭菜已经做好了放在餐桌上,你要是不想洗碗的话,放在水池里明天我来洗。大姐知道你醒了,明天也会过来看你,还要什么吗?”

“你快走!”

“......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汪曼春虽然入狱了,但是76号也没有放松警惕。”

他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听到脚步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明台......我说实话,你听了别生气,其实......知道你变成OMEGA的时候我有点高兴。”明台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居然从他这么混账的话语里听出一点落寞和伤心,“你......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跟我说的那句话吗?”

小时候?明台想了想,小时候他说过什么吗?也许是他思考的时间太久了,等明台回过神来的时候,明诚已经走了,整栋房子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怔了怔,掀起被子走到窗边,正好看到明诚的背影消失在小巷里。

“我没生气......”他喃喃道,“我只是......有点不想活了......”

 

也许换了个性别人就变娇气了,以前杀人眼都不眨的军统上海站行动组A组组长这一晚居然连续被噩梦惊醒。

一会儿看见站在荒野里的王天风被他用口中刀片割断动脉,血花四溅;一会儿看见自己在给曼丽挖坟,女尸艳丽的脸上是满足的微笑;一会儿又回到了76号审讯室里,再次经历拔指甲的刑罚;一会儿又梦见他的阿诚哥一脸冷酷地举着枪对准他的心口,扣下了扳机......

“不要!”明台猛地睁开眼,直接坐了起来,眼里仍然残留着几分惊慌失措。下一秒,灿烂到刺眼的阳光让他不得不抬起手为自己挡光,“已经天亮了啊。”

等他吃完简单的早餐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女声。

“明台!”

他拔腿跑了出去,“大姐!”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明镜,多日不见,这个一向都打扮精致的女人脸上多了几分憔悴,她看到明台后,眼眶瞬间就红了。

“大姐......”

古人都说近乡情怯,明台看到她后,竟然也有点畏畏缩缩地不敢走上去。还是明镜冲上来抱住他,痛哭:“明台,你这个坏孩子!姐姐要担心死你了!”

明台被明镜像儿时一样环抱住,看着眼前这个自有记忆起就无条件宠溺他的姐姐,眼泪不知不觉也掉了下来。进76号的那天,他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明镜了,如今这一幕却恍如隔世,他哽咽着说:“大姐,对不起......”

姐弟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儿,明台先止住了泪,他扶住明镜,“大姐,我们先进屋子再说吧,你一个人来的吗?”

明镜抹了抹眼睛,“是阿诚送我来的。”

明台微不可见的顿了下,“那......阿诚哥呢?”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到了会客厅里,明镜蹙眉,“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不肯进来,非说要在外面给我们看着。明台,不会是你欺负人家了吧?”

“我哪有。”

明镜斜了他一眼,“你这孩子,打小就爱欺负你阿诚哥,还老黏着他。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那时候你大哥看了都吃醋呢。”

明台嘟了嘟嘴,故作轻松,“我看,是大姐你吃醋吧。”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明镜总算是被他逗笑了,她拉着明台在沙发上坐下,关切地问道:“阿诚说你伤的很重,这几天都在养伤,姐姐也不好过来。快,让我看看,”她摸了摸明台的脸,心疼地说:“你脸色真难看,回家后让阿香给你炖点汤补补身子。”

“谢谢大姐,”明台这回倒是真心实意的笑了,笼罩在心上的阴霾消散了点,“还是大姐对我最好。”

“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一家人,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明镜本来是拍着他的手笑着的,突然眼泪又迅速积攒起来,明台低头一看,她正看着自己的手指,那十个血痂确实显眼又丑陋的很。

“大姐......”他讷讷道:“你别哭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嘛。”

“好,姐姐不哭,姐姐就是难受,”她小心翼翼地去触碰那些血痂,抬头问道:“痛吗?”

“不痛!”

“你不痛姐姐可替你痛着呢!”明镜瞪了他一眼,“你从小就不让人省心!”

明台只是笑,也不多加辩解。

明镜骂了一句也舍不得了,她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明台。明台接过来一看,正是曼丽和他穿着白色礼服在照相馆拍的那张“婚纱照”。音容笑貌犹在,佳人却已逝,他手指一紧,就听到明镜在他旁边说:“明台啊,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伤养好,让走掉的人为你安心。”

“大姐......”

明镜打断了他,“你让大姐把话说完,你大哥跟我交底了,我们明家现在全都折在这报国的事业里了。大姐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等你伤养得差不多了,就把你送出国去。好歹......也要给我们明家留个骨血啊。”

明台不敢抬头,他怕看到明镜殷切希望的眼神时自己会改变主意,“大姐,对不起。但是我的战友牺牲了,我还没牺牲,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走的,我不想当个逃兵。”

 

——当丧钟响起,为谁而鸣。

============================================

附PTSD简单说明:PTSD的核心症状有三组,即创伤性再体验症状、回避和麻木类症状、警觉性增高症状。有些患者还可表现出滥用成瘾物质、攻击性行为、自伤或自杀行为等,这些行为往往是患者心理行为应对方式的表现。同时抑郁症状也是很多PTSD患者常见的伴随症状。

 
评论(11)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