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明诚番外 爱在心口难开(上)


喜欢这种色调~

算是交代下之前的一些事情吧

PS.我是个亲妈粉,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ФwФ) 

三天后见~

============================================

明诚以前不姓明,他甚至连个姓也没有,就叫阿诚。

虐待和暴力穿插着他整个童年,直到十岁那年他被明家收养,他的人生才走上了另一个轨道。

“以后你就叫明诚了。”

大姐给了他一个家,大哥给了他身为人的尊重,而对他来说,刺破他空洞世界无边黑暗的那道光,却是家里的老幺明台带来的。

“你是谁?”

那一天,他从桂姨那逃出来,晕倒在明楼中学的门口,醒来的时候,床边就多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眼里写满了好奇。

明镜温柔地揽着他,开口:“这是你阿诚哥,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

小团子又问了一句:“什么叫是我们家的人?”

“就是以后跟我们一起生活了。”

“哦。”小团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他,突然扑了过来,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地说:“阿诚哥,我是明台,你要记住我的名字哦。”

他语气娇憨,长得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明诚从被他抱着的那只手臂处感受到了来自小孩子暖暖的体温,让他莫名地心中一动,嘴角也跟着扯出一个微笑。

“好,我记住了。”

 

据阿香说,明诚没来明家之前,小少爷最黏明镜,其次是明楼。明诚来了明家以后,明台最黏的反而是明诚,当然了,明楼依然是最后一个,这让明镜经常吃醋。

有事没事就跟在明诚身后,明楼曾经笑言明诚多了条小尾巴,明台听了反而骄傲的抬了抬小下巴,“我最喜欢阿诚哥了!”

“你不喜欢姐姐了吗?”明镜假装掩面哭泣,“姐姐伤心了。”

明台连忙慌张地扑到明镜怀里,小手笨拙地在她脸上乱动,要为她擦掉并不存在的眼泪,“姐姐别哭,明台也最喜欢姐姐了!”

明楼嗤笑:“马屁精。”

“姐姐!你看,大哥欺负我!”

“明楼!”听见明台的告状,明镜连假哭都忘了,抱着小团子,甩了个眼刀给明楼:“你怎么老欺负明台!”

“嘿!大姐,你可真是我亲姐姐。”

“怎么说话的!”

“好好好,我说错了还不成吗?”明楼举双手投降:“唉,我在这个家的地位真是越来越低了。”

站在一边负手而立的明诚听到他这么说偷偷地捂嘴笑了,被明楼眼尖地看见,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敛起笑容装作若无其事。

“明诚,你小子跟着笑啥呢,还不都是因为你!”

“大哥,我错了。”

“大哥,你别欺负阿诚哥!”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明诚看了看明台,小团子离开了明镜的怀抱,跑到了他前面,背对着张开双手面向明楼。

“你倒是挺护着他啊!怎么着,这是要跟我作对?”

“姐姐!”

“明楼!你闹什么呢!明台明诚还小呢,别玩了!”听到明台喊她,明镜想也不想地就出声为他撑腰,换来小团子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样的场景经常发生在明公馆,也许对明诚来说,只有这一个夜晚是最特殊的。他永远也忘不了明台挡在他面前保护的姿势,那个得意又可爱的笑容,就像是一道灿烂的光,划破了他心里暗沉沉的天幕,带给他新的希望和渴望已久的光明。

 

等他慢慢察觉到这道光似乎有点变质的时候,他已经十五岁了,正是刚刚性别分化成ALPHA的时候。ALPHA自古以来就是特权阶级,即使在乱世之中仍然有相当高的地位,能成为一位ALPHA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确定为ALPHA的第二天晚上,明公馆就给他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庆贺晚宴,真的很小,只有明家三姐弟,加上他还有阿香。

那天晚上,他接受了明镜明楼和阿香的敬酒祝贺,也注意到了情绪不对劲的明台。明台当时刚刚到了念中学的年纪,少年人长得很快,抽条似的,身形蹿高,不再有小时候那种圆滚滚的可爱,反而隐隐有了古书里形容的芝兰玉树般的感觉。

晚宴结束后,他走进了明台的房间,“小少爷。”

“阿诚哥。”明台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听起来闷闷的,“你来干什么?”

明诚坐到床边,掀开被子,看着脸颊红红的明台,“我来看看你,你今天不高兴吗?”

“没有......”明台撇了撇嘴,坐起来靠着明诚,抬起眼睛看向他,“阿诚哥,我听人说ALPHA以后都会跟自己的OMEGA生活在一起,那你呢,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OMEGA吗?然后就不跟我们一起住了吗?”

明诚听了,哑然失笑:“你这都哪里听来的?”

“你管我!”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明诚只得顺着他的意思,哄着他:“我以后不要OMEGA,就陪着你好不好?”

明台眼睛亮了起来,“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你看大哥不也是个ALPHA,他不是也没OMEGA嘛。”

“可是这样子阿诚哥就好可怜哦,”明台想了想,“大不了,以后我来当阿诚哥的OMEGA!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好不好?”

其实明台哪里懂什么OMEGA的真正意义,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随口说说闹着玩的,就像要争宠一样,生怕自己亲近的人不理会自己了。然而明诚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桃花眼,喉咙突然有点干涩,拒绝的话怎样都说不出来。半晌,他无力的说了一句好,明台便高兴的笑了起来。他直起身子,嘴唇轻轻那天晚上碰了下明诚的额头,“晚安,阿诚哥。”

“晚安......小少爷。”

 

哪里还晚得了安。

回去自己的房间以后,明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睁了一晚上的眼睛,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好大一双黑眼圈,所有看见他的人都笑了,明台更加是乐不可支。

明诚也只好无奈的看着他。

——也不想想都是为了谁?

即使知道明台说过就忘了,他还是将那天晚上的那番对话深深地铭刻在自己心底,当成一个真正的承诺。明诚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对,却还是忍不住稍微考虑了下这件事的未来。后来回想起来,也许在他第一次见到明台,在那个小团子仰着脸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的时候,他就已经动了心。

他开始变本加厉地关注起明台的一举一动,暗地里也唾弃过自己这种病态一般的行为,但是行为总是不受控制,久而久之,他也就放弃了内心的抵抗。直到有一天明楼突然问他,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法国,他才皤然醒悟。

“大哥为什么找我?”

“我需要一个能让我信任的助手,大姐要忙生意,明台还太小。明诚,家里只有你最适合了。”

对于明楼交托给他的信任,明诚很感动,他也觉得自己或许需要一个新的环境来释放心情,明台最近都快要被被他这种无时无刻的关注惹毛了。他没多少考虑就答应了,去法国念书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忙忙碌碌间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等到启程去法国的那天,他才惊觉已经很久没看见明台了。

他放好自己的东西,转头问指挥着仆人搬运箱子的明镜:“大姐,明台呢?”

明镜闻言皱了皱眉,“你不知道,这孩子自从得知你们要去法国的消息后就变得怪怪的,时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不出来,唉可担心死我了。你看,今天你们要走,他也不知道出来送送你们!”

“大姐别急,我去看看他。”

 

“小少爷?”明诚推开门,室内一片昏暗,床上用被子裹着一个人形蚕茧,他走上前去,推了推“蚕茧”。

“你来干什么!”果不其然,一张小脸从被子里探出来,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要跟大哥去法国吗?”

“大姐说你最近不对劲,我来看看你。”

“谁要你看!”明台又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隔着一层棉被传出的声音闷闷地,“我不稀罕你看,快走!”

“小少爷......大哥和我今天就要走了,你......你不来送送我们吗?”

“哼!谁要理你!”

楼下汽车鸣笛在催他了,明诚等了一会儿,看明台还是不理他,也只好遗憾的转身下楼了。“明台呢?”明楼看他一个人下来,“这臭小子也不来送送人,越大越没礼貌了!”

“大哥......”

明诚刚想为明台说两句好话,却被一道清亮的少年音打断了。

“大哥你又说我坏话!”明台走过来,先习惯性地跟明镜撒娇,“姐姐~你看,大哥又欺负我。”

“就是,明楼你少说两句,我们家明台最乖最可爱了。”

“好,是我错了。”明楼嘴角抽搐,明诚在旁边微微笑,乖?这个词可跟他们家这个混世小魔王沾不上一点边。

明台看了看明楼,又看了看明诚,“大哥、阿诚哥,一路平安。”

明楼笑,“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阿诚哥,”明台不理他,扯了扯明诚的衣袖,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你记得在巴黎等我哦,我会去找你的。”

明诚愣了一下,点头,“好。”

那天他们坐上车离开的时候,看着明台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明诚忽然不想走了。明楼看了他一眼,“怎么,舍不得了?”

他没说话,只是低头笑了笑。

 

明台,我在巴黎等你,你记得要来。

 
评论(10)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