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11


么么哒来一发不!

快完结了哈哈哈,下周要交接工作,两周后见!

============================================

朦朦胧胧中感受到了光。他眼皮只是动了动,就听到有人惊喜地唤他的名字:“明台?”

是熟悉的女声,他努力睁开眼,光线渐渐刺入眼睛,模糊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大姐......”明台欣喜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突然起身一把抓住对方的手,“你没事吧?”
明镜哭笑不得地点了点他额头:“你这个傻孩子,现在最需要关心的可不是我!”
他想起了什么,像是被烫到一样迅速缩回了手,低着头不敢看明镜,语声讷讷,“大姐......你、你......我......”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竟然除了开头的称呼就连一个完整的短句都没说得出来。明镜看见他露出来的侧脸脸颊处如同涂上了胭脂一样,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和明楼跟她说的那些话,心里到底是有几分感慨的。
她一边想着,一边温柔地摸了摸明台的头,“想当年,我把你带回家里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刚到我膝盖处的小不点,头天晚上睡觉还怕黑的非要跟姐姐睡。这一转眼啊,你就比我高了,翅膀也硬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躲在我们身后的小不点了。”

他怔了一下:“姐姐......”

时光在这一瞬间倒流。

“呜呜呜姐姐,哥哥又骗我!”

“姐姐!看我给你采的花!”

“姐姐......晚上我跟你睡好不好?”

“姐姐......”

明镜听到这声暌违已久的称呼时也是愣了下,明台小时候一直都喜欢叠字喊人,等上了学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改掉了这个习惯。她突然觉得自己鼻子酸酸的,竭力保持着微笑,嗔道:“刚夸你两句呢,怎么又撒起娇来了。”

明台那句“姐姐”也是脱口而出的,抬头看到明镜微红的眼眶,“大姐你别哭啊。”

“哼,你大姐这是被你高兴哭的。”

沉稳的男声从门边传来,明台眼都不抬,“大哥。”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啊!”明楼大步走过来,刚要伸手敲明台,被坐在一边的明镜一眼瞪了回去。他悻悻地道:“之前我吩咐你的你都忘了吗?我叫你好好呆在小院里别出去,你倒好自己跑出去找汪曼春了!”

“行了你,明台刚醒过来,少说两句吧。”明镜听到他数落明台,不高兴地说:“再说了,明台也是为了来救我。”

“你就仗着大姐宠你吧!”有明镜护着明台,明楼有火也只能冲着自己发,他冲门边喊了声:“阿诚,快进来,磨磨蹭蹭地干啥呢,你又不是大姑娘。”

听到这一句,明台本来因为自知理亏低下的头又不知不觉抬了起来,往门那边张望过去,果然就看到明诚走了出来。他有点脸红,“阿诚哥......”
他这次发情期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快,也就两天。因为已经过了明路,明诚直接就把明台带回了明公馆,剩下的发情期也是在明台自己的房间里度过的。明台一想到这些,眼前不由得就浮起那些肌肤相亲的画面,再想到两人之间已经互相表白过了,他呼吸开始有点急促起来。

“小少爷。”看到明台的反应,明诚无奈地看了明楼一眼,这个人总是喜欢逗明台,“大哥,我只是去取刚刚到的文件,哪里就磨蹭了。”

“你们就护着他吧。”明楼摸摸鼻子,轻声说了一句。

明诚把文件递给他,自己走到明台身边,“小少爷,要起来吗?”

“嗯。”他努力调整了下自己呼吸,冲着明诚笑了笑,理直气壮地撒娇:“阿诚哥,帮我。”

明家小少爷能屈能伸,被人取笑又算什么。

“真受不了......”

明镜瞪了明楼一眼,“瞎说什么呢,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别打扰他们俩了。”

说着, 她推着假装听不懂的明楼走出房间,回手把房门关上了,留下屋里满溢着春意的两个人。

 

“阿诚哥,”碍事的走了,明台更加放得开了,“你看大哥老欺负我!”

明诚笑了笑,“有大姐在,不怕。”

“那你呢?”

“这几天就让大哥一个人开车去上班好了。”看到小少爷笑逐颜开的表情,明诚宠溺的拍了拍他,“高兴了吧?你就作吧。”

明台听到他这话,“哼”了一声,趁明诚不注意偷袭后者的嘴唇。

“唔。”嘴唇被明台锋利的牙齿咬破了一小块皮,明诚看着正偷笑的青年,声音低沉:“明台,你这不叫接吻。”

“啊?”

“我来教你吧,好好学着。”他话音刚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明台,低头擒住了他那张微微张开的嘴,舌头强势侵入,绞着对方的舌头。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下来了,只听到渍渍的暧昧水声。

 

最后明诚带着明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明楼眼神一直在明诚破了皮的嘴唇那晃悠,看到后者一直气定神闲的微笑和明镜警告的眼神后,才算放弃了调侃明台的念头。他点头示意,“坐。”

明镜、明楼、明诚和明台分别坐在两张长沙发上。明楼挥了挥手中的文件,正是刚刚明诚给他的那份,“孤狼消失了,看起来藤田已经对我们明家起了疑心了,我们需要先下手了。”

“大哥!”
“毒蝎。”明楼忽然脸色一变,换了个称呼喊他家幼弟。
明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明镜和明诚,坐姿端正,神色肃正,“长官。”
“明日上午九时,于火车站刺杀特高科行政长官藤田芳政座驾。”明楼顿了一顿,语气里满是玩味,“协同毒蛇、青瓷共同完成任务,诱饵......明镜。”
“大哥?”明台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明楼,“你说什么?”

明楼还是那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语气冷淡,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把自己亲姐姐当诱饵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说,诱饵是明镜。”

“我不同意!”明台激动地反对,“为什么要把大姐扯进来!”

“毒蝎,”明楼不为所动,“这是上级命令,你只需要服从就好了。”

“服从......”明台突然低声笑了起来,“因为你的这句服从我失去了老师和战友,现在又要因为你的这句服从让我承担失去家人的风险吗!”

他丢下这句话转头就走,不顾明诚的拉扯。

明诚扭头看明楼,明楼会意地点头,“去吧。”

看着明诚追了上去,明镜反而有点不解:“你好好跟明台解释不就好了,何苦又来刺激他?”

“大姐,”明楼无奈地看了看责怪自己的女人,“他心里因为‘死间计划’一直都有道坎,之前明诚跟我说他怀疑明台有自杀倾向,这道坎他要是踏不过去那我们就算送他们出国他也过不了好日子。”

“你就是喜欢故弄玄虚。”

“放心吧大姐,”明楼很有把握地笑道:“我们要相信明台,也要相信明诚。”

 
评论(1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