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脑洞的地方,我们的口号是:不要优雅!
站靖苏/诚台/凯歌,only
重度强迫症患者

【诚台ABO】民国黑科技 12


忙疯了= =

这章过度,写的匆忙,以后会修改,下一章完结,依然是一周后见

==========================================

“小少爷。”明诚敲了敲房门,“让我进来好吗?”

里面悄无声息。

明诚又耐心地等了等,手伸向门的把手,“我进来了?”

他话音刚落,门毫无预兆地开了,门后面是一张阴沉着的脸,“你来干什么?”

明诚好脾气地笑了笑,“小少爷,你能先让我进去吗?”

青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松开了门把手,往书桌走去。不反对就当是默认了,明诚会意地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小少爷......”

“我知道你来干什么,”明台头也不回地打断了他的话,他背对着明诚站在书桌边,看不见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斩钉截铁地说:“但是我不会去执行这次任务的!”

“这是最万无一失的方法,但凡有其他更好的方案,我相信大哥也不会愿意让大姐去当这个诱饵。”明诚走近一步,“更何况,大姐也不一定会有危险。”

“阿诚哥,我已经因为上级命令失去了挚友和恩师,我不想再因为同样的原因去承担可能失去亲人的痛苦!”明台怒极转身,“你知道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赴死的心情吗!”

“小少爷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的下来!”他顿了一顿,冷冷一笑,“一想到他们死的默默无闻,甚至会被扣上汉奸的名头,我就冷静不下来。我都不敢去见骑云的未婚妻,我该怎么跟她说,说骑云死了,连尸体也找不到吗?阿诚哥,你跟大哥这么久,碰到过这种情况吗?”

他本意只是想讽刺一下明诚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想到后者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别哄我了......”

“小少爷,”明诚走到他面前,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先听我说好吗?”

明台本能地想挣脱,抬眼看到明诚藏在眼底的悲伤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停住了,“你......”

 

第二天早上,明家大宅里,临出发的众人正做着最后的准备。明楼看着一声不吭在不远处检查枪支的明台,靠近明诚低声问道:“阿诚你小子行啊,怎么说服他的?”

“大哥,我可是把老底都交代了。”

听到这话,明楼似乎早有所觉,一点也不惊讶,“他就这么简单的被你说服了?”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太复杂,明诚只是看着明台笑笑。本来一边检查物品一边跟明镜说话的明台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抬头往这边看来,抿了抿唇,没笑,但是表情确实柔和了一点。这一幕看的明楼啧啧称奇,他还想说什么,明诚看了一眼钟表,提醒道:“大哥,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

 

这是明台潜伏在火车上看着目标人物一步一步走进他们提前布置好的陷阱时,脑海里闪现过的第一个想法。目前为止,计划都进行的很顺利,大姐被藤田芳政作为人质强行带走,接下来只要等藤田芳政走到他的射击范围内,就可以顺利暗杀他救下大姐,也救了这上海滩的国共两党的地下工作人员。

他在心里无数次演练着暗杀的每一个步骤,突然一丝危机感掠过心头。他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伪装成路人靠近藤田芳政。

矮胖敦实的身躯,圆脸盘发,是在之前混乱中失踪的桂姨!也是他们一直在追踪的高级间谍孤狼!他瞳孔猛地一缩,几乎要按捺不住冲出去阻止她靠近藤田芳政。然而跟在藤田芳政身边的明镜似有所觉,冲着他这个方向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这一刻,他奇异般地想起昨晚明诚跟他说的往事。

 

“我在组织中的代号是青瓷。”

“我以前也跟你一样,有行动小组,有生死搭档,有导师。”

“然而也是一夜之间,因为叛徒的出卖,他们全部牺牲了,从此组织里青字开头的特工只剩下我一个了。”

“小少爷,你虽然经历过枪林弹雨,看到了社会百态,但是你心理还是太天真。”

“在这兵荒马乱的乱世,我们还没有悲伤的资格。”

“因为每个活下来的人都背负着死去的人的信念,既然上天让我们没有跟他们一起走,那就是有让我们活下来的意义。”

“如果你也死了,那还会有谁记得他们的付出,还会有谁有机会为他们报仇,为他们完成心愿,洗脱罪名?”

 

就在他这一愣神的时候,孤狼已经跟藤田芳政交谈上了。日本人的面部表情从一开始的漠然到后来的恼怒,他看着一脸淡然的明镜,嘴里用日语似乎骂了句什么。明镜毫不畏惧地对着他微微一笑,回了句话。这句话引得他大怒,当即抽出枪对准明镜。

“住手!”明台看的胆战心惊,再也顾不得隐藏,直接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来,枪口对准藤田芳政。

“毒蝎?”藤田芳政看着他,用有点奇怪的中国话说道,“孤狼没有骗我,你果然没死。”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明台佯装平静地跟他对话,扣着扳机的手指却紧张的僵着,“放了我大姐!”

“放了她?”孤狼也举枪指向他,藤田芳政满意地笑了起来,“你似乎没有弄明白,现在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你要是不把枪放下,我们可以试试谁的枪比较快,这个风险你愿意承担吗?”

 
评论(11)
热度(173)